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429章 报仇

第429章 报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虽然很后悔,曹纂也不得不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他告诉夏侯徽一个情况:前两天,有一批蜀汉人经过建业,向吴郡方向去了。本来倒也没什么,可是那些推车的力伕中,有不少身强力壮,训练有素,有精锐之气。

    和他每天都要面对的部下,以及经常面对的吴国解烦兵非常类似。

    夏侯徽很重视,但她不明白蜀汉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,吴国君臣又是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曹纂都能看出这些人有问题,吴人不可能看不出。看出了,却不阻拦,说明蜀汉人有正当的理由。至于正当的理由之后还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自然也成了她劝曹纂的理由。

    曹纂原本还有些犹豫,被夏侯徽三言两语说得没了主意,当即同意护送他们去侯官。

    司马师有正式的使者身份,可以请求吴国提供楼船,走海路,但曹纂见不得光,只能走陆路。在没有后勤支援,又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,穿越吴国腹地是很危险的。为了迁就曹纂,司马师也只能走陆路。

    为此,曹纂不得不精挑细选,将人数压缩到百人以内,冒充司马师雇来的随从。

    曹纂牢骚满腹。

    离开建业之前,夏侯徽以司马师的名义,给曹苗写了一封信,说明来意:奉天子诏书,召曹苗回京,与钟繇父子对质,澄清事实,还曹苗清白。

    这些当然都是给吴人看的。

    起程时,司马师坐在车厢里,看着窗外扮作随从模样,一身青衣,满脸不忿的模样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“媛容,这是何苦来哉?”

    夏侯徽坐在对面,低着头,沉默不语,又似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没听到夏侯徽的回应,司马师转头看了夏侯徽一眼? 见夏侯徽心不在焉,笑道:“怎么了,还在担心允良不听劝?你啊? 在洛阳时担心也就罢了? 如今已经到了建业? 担心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夏侯徽收回思绪。“子元,侯官乃是江东造船要地,孙夫人一直负责吴国机密要务? 她去侯官? 必然是有机密之事,为何会带上允良?”

    司马师眨眨眼睛。“你是担心允良甘心依附吴国,不愿回洛阳? 并且得到了吴人的信任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未必吧。”司马师抬起手指? 小心翼翼地挠了挠嘴角。最近几个月? 胡须脱落得厉害? 他不得不小心点。“允良身份特殊? 既不能让他自由? 又不能监禁他,加上他生性跳脱,除了孙夫人这样的厉害人物,能看得住他的人真不多。孙夫人既有要务,不得不去? 又不能置允良不顾? 带上他也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夏侯徽转了转眼睛? 微微颌首。“这么说? 倒也说得通。只是辛苦了你。我听说,会稽多山,这一路怕是不太好走。唉? 都是太初多事,非要说什么让你出来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的嘴角抽出抽,转头看向窗外。“太初说得没错啊,我现在的确轻松多了。其实你也不用担心我的身体。正如太初所说,我的倦怠大多还是因为心情不好。出来走走,好多了。如果这次能劝允良回洛阳,说不定还能重入仕途,只是不知道能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笑了笑。“你说,陛下会不会让我去修史?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可要多留意这一路的风土人情,将来好写地理志。”

    夏侯徽欲言又止,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司马师抚着膝盖的手。这只手虽然藏在袖子里面,却隐约能看到突出的指节,显示出司马师的心情并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留意学问,倒也是条出路。”夏侯徽不动声色的转过头。“总比允良说的那什么东方不败可行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神情微滞,忽然笑道:“媛容,你答应我的事,没忘吧?”他看着远处的曹纂,一丝寒芒从眼中闪过,一瞬即逝。

    夏侯徽眉心微蹙。“你还想报仇?”

    司马师脸上的笑容渐渐逝去,过了一会儿,轻轻吟道:“是以肠一日而九回,居则忽忽若有所亡,出则不知其所往。每念斯耻,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徽黯然泣下,挽着司马师的手。“子元,你别说了,我尽力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到达侯官后,孙夫人就全身心的投入了海船的改造工程之中。

    曹苗亦步亦趋,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他不是理工科,对工业生产没什么概念,也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,当然也没这兴趣。跟在孙夫人后面四处转,更多的是熟悉环境,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习惯,现在已经成了他的本能。

    葛衡才是真正的技术骨干,曹苗最大的作用就是不断的给他打鸡血,偶尔提点方向性的建议。

    但世上之事就是这么奇怪,动手的受累,动嘴的享福。葛衡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,曹苗却享受了最大的成果,在外被工匠们奉为神明,妥妥的天命眷顾之人,在内被孙夫人当作至宝,恨不得用根绳子拴着,生怕被人抢了去。

    这让曹苗有些怀念自由。

    一连几日,见曹苗心情不太好,孙夫人以为他是闷了,主动提出陪他去番市散心。

    侯官临海,是中原与交州之间海路的中转站,陆道开通之前,这里曾经繁盛一时。如今依然是中原人乘船前往交州的必经之路,久而成市。只是规模不如番禺、吴郡的番市大,知道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出了船官,来到番市,曹苗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蛮夷之地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看不到几个汉人,大部分都是椎髻纹面的蛮夷。就算是汉人,穿得也很清凉,远不如中原人整齐,到处透着生猛气息,就连少女们看人的眼神都火辣辣的,脸皮薄点的直接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孙夫人的随身女卫也一样生猛,杀气腾腾,曹苗很担心自己会被人半路掳了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穿得太招摇了?”曹苗感慨道:“应该入乡随俗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且!”孙夫人毫不客气的啐了一口。“让我像这些蛮夷一样衣不蔽体?亏你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。”曹苗一本正经的摇摇头,抬手扯了扯衣襟,将领口拉松。中原九月已经入秋,这里的九月却还是很热,走了几步路就汗津津的。“如果夷洲也是这么热,你觉得穿着甲胄、战袍还能作战吗?这些人穿得少,未必是因为穷,没衣服穿,而是适应气候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眼珠转了转,觉得有理,刚要说话,有一个女卫匆匆赶了过来,递给孙夫人一封公文。孙夫人看后,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诸葛丞相还真是热情,居然派人一路送到侯官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