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362章 与我何干

第362章 与我何干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舱中劲风突起,两柄长矛一左一右刺到。

    朱英立足未稳,虽然用长矛挡住了一柄长矛,却被顶得连退两步,险些被挤下船。她右腿后撤半步,抵住船帮,侧身让开另一柄长矛,随即抢入,长刀贴着矛柄切入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一声低哼,矛柄抖动,架住了朱英的战刀,也封住了朱英的攻势。

    另一柄长矛抽回,再刺,配合很默契。

    朱英挥盾架开,再次后退,左手持盾在前,右手挥刀在后。趁此机会,两个女卫跳了过来,抢到朱英前面,与朱英形成倒品字形的三角阵形。

    “刘教头上来没?”朱英忍着泪水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一个女卫咬牙应道。“估计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!”朱英大喝一声。两个女卫挥刀舞盾,各逼住一柄长矛,朱英从她们之间抢入,长刀一挥,鲜血飞溅,有人闷哼着倒退。两个女卫趁势抢入,刀光霍霍,一人倒地,一人退出船舱,飞身入水。

    朱英抢到船尾,举起战刀,指挥部下进攻。

    十余艘蒙冲加快速度,趁着顺水的优势,向从黑暗中冲出的几艘战船发起猛攻。

    突然,低沉的战鼓声响起,一个巨大的影子冲出黑暗,向朱英率领的战船冲了过来。朱英看得清楚,暗叫不好,连忙下令收缩战线。

    战场混乱,声音嘈杂,众人杀得正激烈,没等听明白朱英的命令,一艘楼船就冲到了面前,将一艘蒙冲压入水底,船上的士卒全部落水,惊叫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撤!撤!”朱英知道上了当,下午推演的场景之一变成了现实。这是一个陷阱,一个针对孙鲁班甚至整个解烦营中军的陷阱。对方有楼船,绝不是她这十艘蒙冲能够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示警!示警!”

    激烈的铜锣声响起,灯笼上下晃动,传递出紧急信号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名骑士急驰而来,在孙鲁班面前勒住坐骑,尖声喊道:“朱队率遇伏,对方有楼船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看向江面,眉头紧皱,眼中露出煞气。

    居然真有人设伏,这让她很生气。对方不是冲着朱英来的,而是冲着她和姑姑孙夫人来的。他们就是要趁这个重要的节点,让她们在孙权面前丢脸,抬不起头来,从而迫使孙权罢免他们。

    “回报都督,请她调水师增援。”孙鲁班迅速做出决断,甚至没有咨询曹苗。“孙青,带十骑前面探路,随时示警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孙青应了一声,带着十骑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继续前进,看看究竟是谁在捣鬼。”孙鲁班寒着脸,大喝一声,踢马前行。

    曹苗很惊讶,孙鲁班的反应不在他的预料之中。他本以为突发意外,孙鲁班会有些慌,会有些乱,没想到她居然毫不迟疑的做出了决定。虽然这个处理方案是之前就商量好的。

    曹苗来不及多想,拍马跟上。

    士卒们加快了速度,开始急行军。

    这一段路在左营的警戒范围内,除非胡综参与其中,否则不会出现什么意外。孙鲁班放马急行,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黄牛岗。仅仅一刻之后,他们就来到了黄牛岗下。

    近千解烦兵在黄牛岗下列阵,做着进攻前的准备。胡综穿着甲胄,正站在阵前,神情不安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胡综快步上前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孙鲁班没有下马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孙青赶上来,小声说道:“黄牛岗上有人,数量不明,从战斗队形看,有些像之前遇到的山贼。胡督说机会难得,打算将这些山贼一网打尽,以绝后患,所以请公主来助阵。”

    “伤亡如何?可有斩获?”

    “刚刚完成合围,敌情不明,还没开始进攻。”

    曹苗冷眼旁观,听了几句,就明白了其中的用意。胡综并不肯定岗上是什么人,又有多少人,他就是想折腾孙鲁班,想看看孙鲁班的窘态。没想到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,江面出现了敌人,形势有失控的危险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黄牛岗附近是他的防区,孙鲁班只是负责增援。一旦追究责任,他还是第一责任人。发现敌情近一个时辰,他还没有发起真正的进攻,这本身就有消极怠战的嫌疑。

    曹苗没吭声。这不是他的事,这是吴国内耗,是宗室与士大夫争权的一个剖面,只是孙夫人和孙鲁班是女子,所以情况变得更复杂。对他来说,这样的内耗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最起码就眼前来说,出了这样的事,足以证明武昌附近并不安全,孙权近期内登基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孙鲁班问明情况,斥退孙青,翻身下马,来到胡综面前。

    “胡督,至尊的船队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胡综神情尴尬。“请公主掠阵,我立刻部署攻击,必不让贼寇扰了至尊雅兴。”

    “能保证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胡综应声答道:“黄牛岗上之前搜索过多次,没有发现任何问题,这些贼寇之前应该是藏在山下的洞里,这才逃过一劫。他们要上山,只能攀陡坡,无法携带重弩之类的武器,是疑兵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转头看了曹苗一眼。曹苗点点头。胡综的分析没什么问题。他是个聪明人,知道眼前的形势对他不利,也不敢再玩什么小心眼。山坡上的那些人大概率是疑兵,真正的杀招还是在江面上。

    对方有楼船,朱英根本拦不住,孙权的船队受到冲击几乎是必然。

    胡综只说山上的敌人是疑兵,可没说江上的敌人也是疑兵。那不是他的防区,他可以不关心。控制住眼前的形势,别让黄牛岗上的敌人威胁到孙权的船队,是他目前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孙鲁班抬头看向黄牛岗。“既然威胁不到至尊的楼船,就不必急于进攻了,等天亮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所言甚是。”胡综顺坡下驴,一点也不耽搁。夜间战斗对进攻方很不利,他根本不想进攻,只是说不出口。现在有孙鲁班做决定,他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孙鲁班眼神闪烁,吸了吸鼻子,突然说道:“这山上的树木能烧得起来吗?”

    胡综愣了一下。“能的,山上有不少油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挥挥手。“放火,烧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