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258章 以身饲虎

第258章 以身饲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吕壹沉默了片刻,向孙鲁班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问完了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心中焦急。她生怕吕壹将曹苗送到解烦营,真要如此,再想从孙夫人手中要人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消息有用吗?”

    吕壹无奈,只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如果曹君所言属实,应该有所裨益。只是时间有限,未必能及时找到人。如果曹君能提供更详细……”

    曹苗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吕壹,语气不屑。“要不要我帮你抓人?当初我在洛阳追查谣言的时候,连这样的消息都没人提供呢。”

    吕壹大怒,却不敢在孙鲁班面前发作,只好强笑了两声。“若得曹君相助,必然手到擒来。只是曹君新附,需大王许可,才能参加行动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也有些犹豫。孙权急于解决这两件事,这才派吕壹来协助她,可是看吕壹的神情,显然没什么把握。如果曹苗愿意帮忙,自然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是轻易求援,又会被曹苗看轻,重新倒向孙夫人。

    反复权衡后,孙鲁班还是没好意思开口,只得起身告辞。与吕壹一起下了楼,才问吕壹道:“你究竟有多大把握?要不要请他协助?”

    吕壹反问道:“公主相信他吗?”

    孙鲁班抬起头,不太自信的说道:“应该可信吧,我看他颇有诚意。那个造谣的也曾造过他们父子的谣,这件事也伤害了他。至于那些刺客,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吕壹点点头。“公主所言其是。曹苗或许没有将知道的全告诉我们,但他今天说的这些大半是真的。只是时间紧迫,若他能提供更详细的信息,甚至协助抓捕,会省很多事。他刚才也说了,那个会任之家的刺客身手与他身边的亲卫阿虎相当。我们校事署可找不到这样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忽然心头一动。“他说曾指点曹纂武艺,可信吗?”

    吕壹一愣,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半晌才道:“公主,校事署的职责是监察百官,不负责对外打探消息,那是解烦营的职能……”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闭上了嘴巴,神情不安。

    孙鲁班不解地看着吕壹。吕壹拱了拱手。“公主,同样的信息,解烦营比我们更能判别真伪。如果曹苗落到孙夫人手中,我们可能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急了。“那你还犹豫什么?赶紧去查啊。无论如何,明天都不能交人。”

    吕壹满头大汗,躬了躬身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孙鲁班来回转了两圈,越想越急。她想了想,命人叫来知书。“曹君真指导过曹纂武艺?”

    知书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我亲眼所见。就连我们的武艺,也多得主君指点,受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咬咬牙,转身又上了楼,敲响了曹苗的舱门。曹苗将门打开一条缝,见是孙鲁班,不禁眉头紧蹙,强按不悦。“公主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孙鲁班挤出一丝笑容。“你刚才说演练拳法的,怎么忘了?”

    曹苗一拍脑门,又看看天色。“天色不早了,要不……明天吧?”抬手一瞬间,衣襟敞开,露出一身结实的犍子肉,还有隐约隆起的裤子。孙鲁班看得真切,登时傻了。曹苗也很尴尬,手忙脚乱的掩好衣襟,窘迫地说道:“明天吧,明天。”说着,匆匆关上了舱门。

    孙鲁班在门外站了片刻,“噗哧”的一声笑了,摸了摸发烫的脸,转身对孙秀说道:“今天就住这儿,明天一早,看曹君演武。”

    曹苗站在门后,听得明白,不禁得意一笑。他转身回到内舱,脱了衣服,钻进被窝,丝丝叫冷。为了撩孙大虎,他披衣起床,冻得身子都凉了。对付孙大虎这种粗线条的,浪漫就是给瞎子抛媚眼,只能简单粗暴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做间谍真不容易啊,不仅要刀尖上跳舞,还要以身饲虎。

    好在孙大虎虽然没什么脑子,一身皮囊却着实不差,非常有料。

    “主君,我为你暖暖。”如画眉眼如丝,滚热的身子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孙鲁班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心潮如舱外的江水,滔滔不绝,连绵起伏。本想叫侍女孙秀进来侍寢,又怕被知书看破,只得强忍着。

    最后,她伸出了罪恶的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孙鲁班被舱外的声音惊醒,恼怒异常,刚喊了两声,孙秀匆匆闯了进来,一脸喜色。“公主,曹君在教知书她们练拳,果然高明。也不知他是怎么练的,简直是神技。”

    孙鲁班一听,翻身下了榻,躲到窗后,将窗户打开一条缝,偷偷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曹苗穿着一身雪白的夹衫,背对着孙鲁班,负手站在船尾处的甲板上,晨风吹拂,衣摆飞舞,为他增添了几分飘逸。知书、如画正在对练,一招一式,凌厉而优美。孙鲁班的几个侍女站在一旁,看得呆了,有的模仿知书二人的招式,有的不断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“曹君演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演练了一式,刚劲有力,俊极了。”孙秀脸色微红,踮着脚尖,不断地向外看。

    “再好看,还能比我夫君舞剑好看?”孙鲁班嘴硬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”孙秀想了想,又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家主是儒雅,曹君是硬朗。论好看,自然是家主舞剑好看。论实用,曹君的拳技当略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且!”孙鲁班不屑的哼了一声,眼睛却盯着曹苗的背影不放。她不得不承认,孙秀说得有道理,曹苗固然不如周循儒雅有气度,却更加危险。虽然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,却像一只野兽,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,充满了危险的诱惑,仿佛随时会扑上来,将她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的惊鸿一瞥,孙鲁班心跳加速,有些喘不上气来。她关上窗户,靠在舱壁上,掩着剧烈起伏的胸口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像是濒死的鱼。

    孙秀是孙鲁班的贴身侍女,从小一起长大,自然清楚她现在的心情,悄声笑道:“公主,这是个好面首呢。若是被孙夫人夺了去,太可惜了。孙夫人旷了那么久,用不了几天,就能将他变成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编排姑姑。”孙鲁班瞪了孙秀一眼,随即吃吃的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