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166章 大玩家

第166章 大玩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被曹苗撅了面子,曹植有些不舒服,坐直了身体,沉下了脸,准备拿出父王的排面,逼曹苗低头。

    曹苗视若不见,从容地端起一杯水。“有件事,一直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曹植沉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阿母葬在哪儿,我想去祭拜祭拜。”

    曹植语塞,半晌没说话,挺直的腰杆渐渐塌了下去,眼神也躲闪起来。

    曹苗斜睨着曹植,冷笑了一声:“叫你两声皇叔就飘了?帝位就不说了,那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,我管不着。可我这高阳乡公是怎么回事,你应该比我清楚吧?怎么着,还要我感恩戴德?”

    曹植接连咳嗽了几声。“允良,这件事……”面红耳赤地吱唔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囫囵话来。

    曹苗摆摆手,主动换了个话题。这种话题谈起来太伤感情。父子俩好容易缓和了些,别再生份了。

    “夏侯绩去了关中,你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曹植如释重负,主动介绍起了情况。夏侯绩主动申请到关中去,天子很高兴,为此下诏大将军曹真,让他关照夏侯绩,给他充分的发展空间,原话是“从其所愿”。曹真身体不好,正想找几个信得过的帮手,本想将夏侯绩留在身边,接到诏书后,就礼貌性的问夏侯绩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曾想,夏侯绩想去陈仓。

    年初击退诸葛亮后,曹真就判断诸葛亮可能会再来,命将军郝昭进驻陈仓,加固城防。夏侯绩想去陈仓,曹真既有些意外,又有些感动,觉得夏侯绩去关中历练是真诚的,不是想走过场,与夏侯绩深谈了一番后,就让他去了陈仓,任郝昭的司马。

    郝昭是夏侯渊的旧部,自然不会亏待夏侯绩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洛阳,天子也很满意,觉得曹真的安排妥当,不愧是老臣。夏侯绩能吃苦,有担当,也是可造之材。因此动了心思,希望能将夏侯绩树立成榜样,号召更多的宗室年轻人出去历练。反倒是曹植觉得这事不宜操之过急,不妨先等一等,并谏阻了天子要封夏侯绩为偏将军的打算。

    曹苗也赞同曹植的想法。这件事不能太急,最好是等夏侯绩立了功之后再升迁,否则很容易让将士们对夏侯绩产生敌意,反而不好做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,需要父王提醒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大将军所言,诸葛亮去而复来,再攻关中,尽量不要调张郃增援。”

    曹植略一思索,便明白了曹苗的意思。“稳住荆襄,不给司马懿复出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曹苗想了想,又道:“作为硕果仅存的五子良将,张郃的意义值得好好挖掘。比起增援关中,稳住荆襄战场,让毌丘俭有成长的机会,对陛下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曹苗加重了语气,特意点出毌丘俭对曹叡个人的意义。他原本就对曹叡没什么信任可言,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又提醒了他,这个名利场中,真正的大玩家不是司马懿,也不是什么世家,而是身为皇帝的曹叡。任何时刻,都不能疏忽这一点。

    司马懿再能苟,曹叡在世的时候,他不也得夹着尾巴做人么。

    曹植深以为然,连连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曹苗最后又说,提拔宗室子弟的事不宜草率,要慢慢来,先提拔一些的确有才能的人,比如夏侯玄、夏侯绩。如果太草率,不分良莠,反而适得其反。除此之外,安排合适的岗位,甚至安排能够带他们一程的人也很重要。初入仕途,有没有人教导,区别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比如荆襄战区,就可以挑选几个合适的人选,跟着张郃学习用兵之道。陛下能有今天的英明,和当年随武皇帝征战四方、见习军政是分不开的,天资再好,也需要学习。

    曹植觉得有理,打算正式写一篇奏疏,深入的讨论一下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父子俩难得投机,谈到半夜。曹苗休息后,曹植开始写文章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曹植入宫,带着刚刚写好的奏疏来见天子。

    天子看完文章,大呼过瘾,又重头看了一遍,忍不住对曹植说道:“皇叔此文,当刊于宗庙,为后继之君取法。若能依此治国,何愁大魏江山不固?”

    曹植也很欣慰,谦虚了几句。

    天子想了想,又笑道:“这篇文章,可有允良的贡献?”

    “有的,由张郃坐镇荆襄,教导毌丘俭及宗室子弟用兵,便是他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天子哈哈大笑。“皇叔,要我说,太初、元功虽是人才,与允良相比,天资到底略逊一筹。不如就从允良开始吧?”

    曹植连连摇头。“陛下过奖了。若是没有病,允良或许能与元功一较高下,却不如太初远甚。病了十几年,如今能稳定些,不常发,已经难得了。让他出任地方,实在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天子眼珠转了转。“允良最近的病情如何,可有改善?”

    曹植一声长叹,摇摇头。“昨天回去,说起与太尉联姻的事,他就险些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臣岂敢欺瞒陛下。他一口咬定,说太尉夫妇为人狠毒,其女必然如此,娶之必家室不宁。陛下,臣思来想去,允良少年丧母,沉疴多年,需要一个温婉贤良的女子照顾他,太尉之女……的确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天子沉吟不语,半晌才道:“此事再议吧。太尉夫妇为人果决,其女未必如此。若非如此,德阳公主又怎么会将媛容嫁给司马师。皇叔,不是朕不体谅允良,实在是不希望太尉与荀氏联姻。荀令君虽过世多年,颍川荀氏却依然是世族所望,颍川陈氏、辛氏,再加上一个司马氏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天子长叹一声,摇摇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曹植也很无奈,他知道天子为难,希望阻止司马氏与荀氏的联姻。司马氏主动提亲,这是难得的好机会,不该错过。

    可是曹苗死活不同意,他也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天子发了一会儿愁,又道:“行间江东的事,怎么说?”

    曹植一惊,连忙回道:“允良不能远行。不过他愿意与隐蕃见面相商,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天子转头看着曹植,眉心微蹙。“允良不肯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