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82章 身体很诚实

第82章 身体很诚实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荀霬刚才对“口吐芬芳”的含义还只是猜测,听了阿虎的话,算是确认了,不禁心中大恨。

    一个小奴,不仅当面羞辱他,还牵扯到了他的祖父,人人敬仰的令君荀彧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但他又拿阿虎没办法。阿虎没说一个脏字,甚至还可以说是拍马屁,只是拍得太过刻意,反倒让他承受不起。如果他因此大发雷霆,传出去必定会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雍丘王曹植毕竟是他的母舅,曹苗也是他的表兄,而且是个病人。

    荀霬怒气上涌,扬声道:“王子莫不是在雍丘住得久了,别的没学会,反倒落下了这杞人忧天的毛病?你就放宽心吧,天塌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曹苗眼皮一抬。“你何以如此自信?”

    荀霬远远地斜睨着曹苗。“你什么时候看见天塌了?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,就等于天不会塌?你没见过你远祖荀卿,就等于他不存在?”

    荀霬大怒。你们这主仆俩是怎么回事,句句都往我荀家祖宗上带,故意的吧?荀霬收起心中那一丝同情,厉声说道:“我荀氏传承有序,历历有征,却不知道你这天会塌又从何说起,哪部经籍中说过?”

    曹苗笑笑。这种抬杠的事,他很擅长。“经籍中没说的,就不存在?”

    荀霬昂起了头,神情自负。“我等读书人,处世论事,当以经籍为依。《山海经》之类荒诞不经,岂能事事当真?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非礼勿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了?”荀霬莫名的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“你敢以你祖父荀令君的名声发誓,你刚才没有乱看吗?”

    荀霬哭笑不得。“你……你还有脸指责我非礼?”

    “我是病人,我有病。”曹苗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你也有病?”

    荀霬的脸涨得通红,扭过头,再也不看曹苗一眼。他明白了,这就是曹苗给他设的陷阱。三个美艳胡姬,娇躯半湿,若隐若现,他只是一个血色方刚的少年,又不是圣人,怎么可能一眼都不看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没法和曹苗争。一个疯子,不能以常理论。

    曹苗不依不饶,大声叫道:“你眼睛不看,心里也没想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想。”荀霬气急败坏,梗着脖子,大声叫道。我就不承认,你能拿我怎么样?

    曹苗冷笑一声:“嘴上很坚决,可是身体很诚实啊。小子,低头看看吧,你这心口不一的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荀霬下意识地低头一看,顿时臊得满脸通红,像被人连抽了几个耳光一样。此时此刻,他真想大哭一场。这是什么倒霉的差使啊,这要是传出去,要被人笑死。他无地自容,再也站不住了,掩面而去。

    曹苗仰天大笑。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登神情尴尬。不用诊了,这大王子不仅疯,而且疯得无或救药。他背起药箱,匆匆追荀霬去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太坏了。”玄棋三人也明白了曹苗非要在院子里洗澡的目的,忍不住掩唇笑道。

    曹苗扬扬眉。“待会儿,我会更坏,你们怕不怕?”

    玄棋三人眼波一转,交换了一个眼神,不约而同的咬着嘴唇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夏侯懋下了车,看到雍丘邸前的马车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这是宫里的马车,应该是宫里来了人,他这时候进去似乎不太合适。他想了想,重新上了车,命车夫将马车驶到远处的转角,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他刚刚停好,就看到一人从雍丘邸中奔出,用袖子挡着脸。尽管如此,夏侯懋还是认出了他,不禁心中一紧。荀霬是曹植的亲外甥,但他更受先帝曹丕喜欢,与当今天子曹叡也很亲近,可谓是年轻有为,有途一片光明。曹植一个落魄的藩王,敢对荀霬这么无礼?

    夏侯懋随即看到了拎着药箱的太医,心中释然的同时,更加不安。看这样子,荀霬也在曹苗那儿吃了瘪。曹苗到京师时间不长,可是名声已经在外。曹爽被他抽耳光的故事早已在权贵之间传为笑谈,夏侯玄被他当众打得一脸血则是昨天刚发生的事,夏侯懋也听说了。

    那待会儿进去,与曹苗见面,会不会碰壁?

    夏侯懋看着荀霬离开后,又在马车上坐了好一会儿。他不愿意去见曹苗,以长辈的身份主动拜见晚辈,他已经很丢脸了。如果再被曹苗打一顿,以后哪里还有脸在洛阳待着。可是价值百金的胡姬已经送了,清河公主又下了死命令,他要是不见曹苗一面就走,回去也没法交待。

    夏侯懋纠结了半晌,无路可退,只得硬着头皮,进了府。

    他先到正堂,与曹植见面。曹植知道他的来意,却不知道荀霬为什么离开,听了夏侯懋的转述,心中不安,顾不上和夏侯懋废话,命小奴陆仁去叫曹苗。时间不长,陆仁回来了,神情尴尬,说大王子正在饮乐,院子不让进。

    曹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“饮乐?这还没到午食,就开始饮乐了?”

    陆仁吱吱唔唔地不说话,一个劲的给曹植使眼色。曹植有心事,也没注意,只是唉声叹气。夏侯懋却有点明白了。一想到自己花重金购置的美艳胡姬还没来得及品尝,就被曹苗捡了便宜,他心里像刀子扎似的难受,却不又好表现在脸上,只好强颜欢笑,和曹植有一搭没有一搭的闲扯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曹植让陆仁再去叫。时间不长,陆仁回报,大王子正在和另一个胡姬修习导引术,还得等一会儿。

    曹植终于反应过来了,哭笑不得,又有些心疼。他知道曹苗嫌弃青桃、红杏年幼,一直想买几个胡姬代替,只是之前一来没钱,二来曹苗眼界高,一般的胡姬看不上,这才拖延至今。夏侯懋送来的四个胡姬正合曹苗胃口,难怪曹苗一刻也等不及,大清早的就胡闹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真是不懂事啊。”曹植挤出一丝笑容。“子林,你等等,我再派人叫他。”

    夏侯懋笑得比哭还难看,却不得不故作大度。“无妨,少年人嘛,火气大。天气又这么热,练几趟导引,有助于养生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将双手交叠,将袖子挡在身前,免得被曹植看出破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