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42章 非分之想

第42章 非分之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曹苗没想过要做太子、做皇帝,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其实一直没有明确的目标,只想先打破当前的僵局,其他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听到青桃这么说,他还是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谁说非分之想就一点机会也没有?

    青桃哭笑不得,甚至有些担心,连忙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首先,以雍丘王眼下的形势,能恢复正常的藩王待遇就算不错,帝位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从文皇帝嗣位魏王,到代汉称帝,再到现在,已经八年多了。当年支持雍丘王的人不是死了,就是销声匿迹了,没有一个还掌握实权的。如今当权的人,当年就算不是文皇帝的支持者,也对雍丘王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没人支持,你怎么称帝?

    夺权不可能,继位有没有可能?也不可能。且不说天子年轻,有自己的子嗣,就算他真的绝嗣了,这机会也不会落到雍丘王一脉。文皇帝还有其他儿子在世,选人入继大宗也是优先从文皇帝的子嗣中选,与雍丘王无关。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点,即便这个机会真落在雍丘王一脉,也和曹苗本人无关。入继大宗,不可能选长子。也就是说,这个机会首先是二王子曹志的。除非曹志也死了,才有可能落在曹苗头上。

    曹苗听懂了。他不仅听懂了青桃说出口的,还听懂了青桃没说的。

    你一个疯子,还想入继大宗,即皇帝位?真到那一步,估计得曹家死绝了才行。

    这他么的,曹苗有些怏怏。搞了半天,老子只能替人做嫁衣?

    怪不得老爹曹植写了那么多,原来他早就清楚这一点啊。

    曹苗挥挥手。“撤了吧。昨天没睡好,我要补个觉。”他起身回房,走了两步又回来了。“青桃,你去问问二王子,让他找胡姬的找得怎么样了,怎么一个中看的都没有,是不是在敷衍我?再找不到,我可就发飚啦。”

    青桃有些后悔。万一大王子就此消沉,那可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曹苗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既然天花板肉眼可见,那我还折腾个什么劲?千言万语,不如一苟。雍丘王府虽然苦,可是我过得还行啊。别人过得怎么样,和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所以,不要瞎折腾,做无用功。吃好睡好,养好身体,多苟几年才是正理。如果可能,多找几个美女,左拥右抱,也不错。虽然不能醒握天下权,至少可以醉卧美人膝啊。

    这年代也没什么娱乐节目,好在多人运动不犯法,也算是个福利。青桃、红杏太小,府里的那几个胡姬又太老,曹志这小子又不上心,实在让人恼火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让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去买胡姬,靠不靠谱?就他那审美眼光,能行吗?

    就在曹苗一肚子无名火的时候,曹志匆匆赶来。他站在廊下,看了一眼大字形摊在廊下胡床上的曹苗,惴惴地说道:“阿兄,这两天……有点忙,怕是没时间去买胡姬,还请王兄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忙啥?”曹苗翻了个白眼。“就这雍丘王府还有事可忙?”

    “朝廷派来了使者,父王正为接待的事犯愁。青黄不接,府里……没钱置办酒宴。”

    曹苗坐了起来,看着唯唯喏喏的曹志。“没钱?”

    “连一顿酒宴都没钱,我要的胡姬就更没指望了吧?”

    曹志神情窘迫。曹苗说的是实情,但他却不好意思承认。别说胡姬了,曹苗最近要求给阿虎、青桃等人改善伙食,已经让父王捉襟见肘。只是父王对阿兄心怀愧疚,宁可减省自己的饮食,也要满足阿兄的要求,这才勉强供应上。朝廷使者将至,如何筹集几十万钱的酒宴钱,让父王愁白了头。

    吃饭都吃不饱,花几万去买胡姬,更不现实。

    看着曹志这样子,曹苗又好气又好笑。这什么王府,穷得跟个鬼似的,为了一顿酒席愁成这样。看来醉卧美人膝的事也有点困难,先要解决钱的问题才行。

    曹苗让青桃去卧室,将床下的包袱拿出来。那里面是他从王泰那里劫来的浮财,金饼就有一百多。青桃取来包袱,摆在曹苗面前。曹苗打开包袱,也没细数,从里面拨出一半金饼,推到曹志面前。

    “够不够?”

    曹志眼睛瞪得溜圆。“阿……阿兄,这……这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管那么多干啥?够不够?”

    “够了,够了。”曹志如梦初醒,连忙说道:“府中一向拮据,接待规格毋须太高,这些钱足够了,剩下的还能买几个姿色上等的胡姬。阿兄放心,等使者走了,我就安排人去陈留采买。正好这次孙府君也要来,阿兄不妨和他说一声,也好让他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孙邕也要来?”

    “嗯,是陪朝廷使者来的,当然也是借机来拜访阿兄。”

    “使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正使是曹爽,副使尚不清楚。”曹志压低了声音。“阿兄,朝廷派使者来,名义上是探望父王,实际上究竟是怎么回事,现在还说不清楚。你这两天别出院子,养足精神。父王说使者很可能会见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曹志那一副就怕天塌下来的模样,曹苗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,既腻味,又同情。这可怜孩子,从懂事起就夹着尾巴做人,指望他雄起,实在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去忙吧,我再睡会儿。”曹苗打了个哈欠,翻身倒在胡床上。

    曹志不敢打扰,起身告辞。金饼很重,他很吃力,阿虎主动接过,送他回去。见阿虎举重若轻,曹志很不好意思,没话找话。“阿虎,你的力气又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阿虎羞涩地摸摸头。“多谢王子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阿兄还打你吗?”曹志低声问道。“你都是府中第一高手了,他应该满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阿虎眨眨眼睛,嘿嘿笑了两声,没有回答。曹苗交待过,教他武艺的事,谁都不能说,否则就不教了。这一个多月,他进步神速,打败了府中所有的卫士,包括他的阿翁老韩,但他并不满足。

    他可是要与虎侯比肩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