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21章 惊不惊喜?(求推荐!)

第21章 惊不惊喜?(求推荐!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曹苗从袖子里取出那份供状,在王泰面前轻轻晃了晃。

    王泰顿时老实了。虽然肉疼,他还是决定拿钱买平安。这份供状捏在韩东手中,就像扎在肉里的刺,会让他一辈子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想请韩东出去,以便从私秘处拿出黄金,可是此时此刻,他真不敢得罪韩东,只得走到帷帐之侧,尽可能的背着曹苗,打开了藏在床下的樟木箱子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废尽心机搜刮来的珠宝、黄金,王泰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发现自己的心真的在滴血。一截剑尖从胸口露出,鲜血沿着剑脊滑滑流下,滴在箱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泰腿一软,跪在地上,费力的转过头,看着身后的曹苗。“韩东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看清一点,我是谁。”曹苗移了一步,让自己的脸暴露在灯光之下。“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见是曹苗,王泰两眼瞪得溜圆,眼中没有惊喜,只有惊恐。他出声想叫,却被曹苗捂住了嘴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曹苗缓缓拧动长剑,王泰痛彻心肺,脸都疼得变了形,身体抽搐着,慢慢倒在地上,一股热流从胯下涌出,顿时臭味薰人。

    确认王泰死透,曹苗从一旁看过一块包袱布,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包好,提在手上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谒者慷慨,韩某佩服,就此别过,从此两不相欠。”曹苗大声说着,顺手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守住廊下的两个防辅吏迎了上来,曹苗晃晃手里沉甸甸的包袱,咝咝笑道:“谒者正心疼,你们就不要进去打扰了。”说完,发出快意的狂笑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防辅吏们面面相觑。他们刚才听到了王泰与“韩东”的对话,知道“韩东”是来勒索王泰的,那个份量十足的包袱里肯定是王泰多年的积蓄。以王泰的脾气,这时候的心情的确不太好,进去打扰实为不智。

    还是明天再说吧。两个防辅史不约而同的转过身,跟着曹苗走到门前。

    听到“韩东”的话,又见廊下的同伴没有拦“韩东”,守在小院门口的防辅吏也没多想,任由曹苗大摇大摆的出了门。有人吸了吸鼻子,仿佛闻到了血腥味,再闻,又似乎不太真切,想了想,还是没敢说什么。校事虽然凶狠,可是韩东拿到了钱,应该不会杀人吧。

    曹苗回到韩东的小院,却没有进去,再次翻墙而出,回到原处。

    韩东还没醒,阿虎抱着手臂,蹲在一旁看着。见曹苗回来,他连忙站起,吸了吸鼻子,闻到血腥味,顿时吃了一惊,刚要说话,就被曹苗制止了。

    曹苗脱下染了血的外衣,为韩东换上,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准备完毕,曹苗将抢来的东西递给阿虎,命他先回去。阿虎不明所以,却不敢违拗,提着包袱,翻墙进了小院。曹苗等了片刻,戴上枭形面具,伸手在韩东人口上狠掐,又顺手抽了韩东两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韩东被抽醒了,费力的睁开眼睛,见面前一张奇怪的脸,尤其是两个黑洞洞的眼睛,吓了一跳,两脚连蹬,同时伸手去腰间长剑。

    曹苗早有准备,一脚踩在韩东手腕上,让他拔不出长剑,然后捏着嗓子,模仿影视剧中太监的尖细音调,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如今的校事都这么不顶用吗?真是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韩东奋力挣扎了两次,却无法挣扎,又惊又恐。

    “真是废物!你居然不认识这张面具?”

    韩东借着黯淡的月光,盯着面具仔细看了一会,约摸看出是一张枭的脸,心里一惊。他虽然没见过这张面具,却知道校事常常被人和枭联系在一起。此人神出鬼没,虽然凶狠,却对自己并无杀意,又戴着一张枭形面具,想来是和校事有关。

    “在下年少,入职迟,不知阁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玉枭印吗?”曹苗收回脚,负手而立,俯视着韩东。

    韩东一边悄悄挪动身体,一边仰头看着曹苗。“玉枭印……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曹苗一声长叹。“曹公之后,这校事是一代不如一代,居然连玉枭印都没人知道了。算了,不和你说了。你回洛阳之后,问问老人,应该还有人知道。”他掏出王泰的供状,扔在韩东面前。“你小子虽蠢,身手也差,却还不是一无是处。这算是见面礼,你带回去交差吧。”

    韩东拿起帛书,却什么也看不清。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泰向你讨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韩东又惊又喜,连忙收起。“阁下……怎么称呼?以后还能见着阁下吗?”

    “待我去了洛阳,自有机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韩东连声答应,随即又有些为难。“阁下,我有任务在身,暂时还不能回洛阳。”

    “监视雍丘王父子?”

    “是,这是朝廷交待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蠢材。”曹苗骂道,顺便踢了韩东一脚。韩东疼得直咧嘴,心中恼怒,却不敢叫。“雍丘王父子能做出什么?尹模要么是和你一样蠢,要么是嫌你碍眼,这才让你来。”

    韩东也是这么想,却不肯承认。“那大王子曹苗却着实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算你有点眼力,不过也就这样了。那大王子的确有些古怪,可他是什么时候才有古怪的,是你来之前,还是你来之后?骗骗别人还行,骗自己,是不是太可笑了?”

    韩东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曹苗等了片刻,又道:“虽说是意外,却也是你竖子的运气。有这件功劳在手,总算没有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韩东深以为然,起身走了两步,又转过头。“阁下,我能否再问一个问题。”见曹苗不说话,他连忙说道:“那天晚上,在大王子卧室里的人,是阁下吗?”说着,手按上了剑柄。

    曹苗“嗤”的一声笑。“怎么,那天没敢拔剑,今天想试试?”身体虽然没有大的动作,腰杆却挺直了几分,下巴微微扬起,藏在面具之后的眼睛,带着无形的威压,凝视着韩东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就是《一代宗师》里的叶问,《藏龙卧虎》中的李慕白。

    韩东被说破了心事,心中一凛。他瞅瞅那个如山似岳的身影,尤其是那双如深渊的眼睛,咬咬牙,还是放弃了一试的想法,拱拱手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的小院,简单收拾了一下,正准备离开,忽然闻到一丝血腥味,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摆上有鲜血,伸手一摸,血迹还没干透,显然是新染上的,顿时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摸出那份帛书,就着灯光一看,如梦初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