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无弹窗小说 > 网游小说 > 大魏影帝 > 第479章 忍气吞声两父子

第479章 忍气吞声两父子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司马懿看完手里的信,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司马师坐在一旁,歪着头,打量着那些薄木小棺,面无表情,只是眼神有些讥诮。

    司马昭本想保持沉默,等司马懿自己说,奈何司马懿半天没反应,只得主动问道:“阿翁,这曹乡公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司马懿瞅了司马昭一眼,这才回过神来,将手里的信递给他。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昭接过信看了一遍,更疑惑了。曹苗的书信写得很客气。虽说没有确定什么时候迎娶司马果,却也表示愿意遵守婚约,只等他完成任务,回到洛阳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……挺好的么?”司马昭说道:“小妹年纪也不算很大,等两年也不妨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笨死算了。”司马师挥起手里的长剑,拍了司马昭一下。“这几个人是坠海溺毙,可是这封信却一点落水的痕迹也没有,还看不出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能有什么问题?或许他们坠海时没带在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翻了个白眼,转过头,不想和司马昭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子元,你觉得会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司马师以长剑划地。“使者十一人,无一生还,自然应该是有人不希望我们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司马昭说道:“曹苗随吴国公主行动,莫非是吴国公主限制了他的自由?”

    “杀人的是田复,你觉得田复会听孙大虎的命令?”司马师冷笑道:“孙大虎就是个蠢女人,她限制不了曹苗,只会被曹苗骗得团团转。这件事必然是曹苗的主意,我只是想不明白,曹苗究竟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自然在辽东。毌丘俭不是说了么,孙大虎就在辽口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沉吟片刻,摇摇头。“如果是辽口,耗时未免太久。我怀疑曹苗不在辽口。可是如此一来,谁为孙大虎出谋划策?”

    司马昭一头雾水,不知道司马师究竟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司马懿淡淡地说道:“周鲂。”

    “周鲂?”司马师眼神一紧。“阿翁,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司马懿淡淡的说道:“周鲂是吴国少壮,风头正劲,镇守鄱阳,关系重大。按理说,曹纂在鄱阳闹了一阵,他要么立功受赏,要么因过左迁,唯独不应该一点消息也没有。可是这大半年来,周鲂仿佛失踪了一般,音讯全无。我想来想去,只怕他被孙权派到了辽东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恍然。“如果阿翁的猜测属实,那孙大虎到辽东就不仅仅是为了结盟。这周鲂以欺诈曹休成名,派他来谈判,岂不是自找没趣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像你我父子一般。”司马懿又叹了一口气。“我们就好好做事吧,别问太多问什么。言多必失,知道得太多,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从司马昭手中接过书信,慢慢抚平。“好生收着,也许将来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就这样了?”司马昭说道。

    “子元,你写封信,向田复表示一下谢意。”司马懿挥挥手。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昭看向司马师,司马师却神情木然,什么回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灯火摇曳,司马懿靠在案旁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司马师推门而入,顺手又带上了门,轻手轻脚地在司马懿对面就座,将一封写好的书信摆在案上,推了过来。“阿翁,书信写好了,请阿翁过目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睁开眼睛,用手指轻轻点着书信,眼睛却看着司马师。“子元,你恨曹苗吗?”

    司马师一愣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恨他。”司马懿握紧了拳头,声音也变得冷冽起来。“他害我,折辱我,我无话可说。是我自己思虑不周,露了破绽,罪有应得。可是他伤你,却是牵连无辜,未免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鼻子一酸,眼泪涌了出来,连忙低下头,抬手去拭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河内司马氏不是汝颍荀氏、钟氏,甚至不如辛氏。”司马懿叹了一口气。“你伯父英年早逝,未登公卿。我当年一时犹豫,蹉跎了岁月,入幕时便慢了一步。后来紧赶慢赶,总算赶上了夺嫡这件大事。本以为从此一飞冲天,谁曾想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用力砸了一下案几,一声叹息。“寄人篱下,除了忍气吞声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司马师沉默了片刻。“阿翁,这么说,天子的确有可能姓袁?”

    司马懿点点头。“十有八九。”

    “曹氏兄弟手中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司马懿眯起了眼睛。“黄初六年,文皇帝最后一次东征,还兵时曾经过雍丘,与曹植密谈,随即增邑五百。我当时便觉得奇怪,现在回想起来,这应该就是征兆,只是我反应太慢,未及领悟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的声音颤抖起来。“阿翁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元,当时文皇帝已经登基六年,却迟迟不立太子。你说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司马师的脸色数变,鬓角沁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司马懿接着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文皇帝当与曹植有所约定。具体什么约定,我却猜不出。这几天,我仔细想了很久,想到一种可能,只是无法验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由曹植出面,指证今上并非文皇帝血脉,试探百官心意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目瞪口呆。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不可能?”司马懿无声的笑了笑。“正因为不可能,所以才不会有人觉得这是假的。若是百官信了,自然无话可说,文皇帝顺水推舟,将今上除籍,至少可以将他排除在太子之外。或是百官不信,责任由曹植担着,届时下诏切责,再借太后之意赦免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轻叩案几,幽幽说道:“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曹植尚未发动,文皇帝便病重了。说起来,这许昌城的南门塌得真是时候,离文皇帝与曹植密会相距不过十余日。”

    司马师半晌无语。他反应再慢,也听得出司马懿的言外之意。这哪是什么天意,这根本就是人谋,而且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曹丕的命。要不然哪有这么巧,曹丕刚准备进许昌,必经的城门就塌了。

    “阿翁,这幕后之人……会是谁?”